无夏萤火  

今天份的瞎逼逼

跟我妈吹残次品吹了半个小时差点没缺氧…
对,我妈。

然后坚定了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TM吹爆。

词不达意吧,写出来的东西半身不遂,自己都不能满意。

给自己立一个flag,我想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做不到的。

一个王喻。

#520小甜饼毫无营养容易蛀牙老夫老夫的退役生涯。

收到了玫瑰之后的心血来潮。

我菜,他们最好。

 

是夜。

稍短的时针追随着秒针轻盈的步伐缓慢地做着圆周运动,室内轻快的键盘声伴着计时器的滴答声落在晦明不断变化的地面上,窗外的夜色不太明朗,入夏的夜空无星无月,颇有被乌云席卷的阵势,纯白键盘上的指节在Enter键上虚点了几下,又切回了活动企划的文档界面,移动鼠标将文件拖到了头像灰色的对话框内。

也不管对面主事人重新亮了起来回的两个泪流满面的黄豆表情,屏幕前的青年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脊椎,借着姿势望了一眼时间,11:45。

没回来。

青年垂了垂眼,工作...

一个杰园

#文笔垃圾10分钟激情发言基本靠编【如果没问题的话

给亲爱的艾玛·伍兹小姐,她最可爱。

 

大门前仪表错乱、正向外喷射着火花的狂欢之椅暴露了行踪。

艾玛蹲低了身子躲在破败的医院一层诊疗室,左胸的心脏标识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身侧是通向外界的窗口,半掩着的旧房门外透出缓缓晃动着的手电红光。

她抬起头看了看房门上布置好的水桶,轻巧无声地从窗台上翻了出去,落地的瞬间满意地听到了室内哗啦的水声与铁桶落地磕出的清脆回响。

“嘻嘻。”女孩得意地翘起了嘴角。

这下子长记性了吧。

女孩并不柔顺的棕色发丝随着步伐轻轻晃动,猝不及防因为惯性极速下坠。女孩承受着背后...

既然知道占tag很抱歉了为什么还要占呢。理解不能。

我不听我不听,再清的水都不行。可拆不逆。

为什么王喻能冷成这样哦。

©无夏萤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