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木

你要对我的玫瑰负责。

一个王喻。

#520小甜饼毫无营养容易蛀牙老夫老夫的退役生涯。

收到了玫瑰之后的心血来潮。

我菜,他们最好。

 

是夜。

稍短的时针追随着秒针轻盈的步伐缓慢地做着圆周运动,室内轻快的键盘声伴着计时器的滴答声落在晦明不断变化的地面上,窗外的夜色不太明朗,入夏的夜空无星无月,颇有被乌云席卷的阵势,纯白键盘上的指节在Enter键上虚点了几下,又切回了活动企划的文档界面,移动鼠标将文件拖到了头像灰色的对话框内。

也不管对面主事人重新亮了起来回的两个泪流满面的黄豆表情,屏幕前的青年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脊椎,借着姿势望了一眼时间,11:45。

没回来。

青年垂了垂眼,工作结束了却没有好好珍惜一下睡眠时间,戴上了耳机又切回荣耀界面,瞄了一眼公会界面就密了指挥号奔着新刷新的野图坐标去了。此时尚早赛期内,时间也太晚了,除却几个早已退役的时差党,几乎没有职业选手参与进这场不合时宜的战局中。

喻文州接了权限,飞快地布置了几个站位坐标下去,荣耀深夜的在线人数仍然不可小觑,耳机内各类技能释放的音效嘈杂混乱、不绝于耳,青年的眼底却冷静深沉,屏幕上的小术士侧身向右躲开了一个刺客的舍命一击,很自然地躲进了蓝溪阁几位骑士的盾牌庇护之下。

“一队外围的远程输出跟上,两侧范围攻击覆盖住boss周围,近战拉近输出距离,治疗看好近战血量,压着他们打。”青年轻声吩咐了几句,看着世界白字刷着的迷妹小姑娘们给他刷的应援轻钩嘴角笑了笑,姑娘们字里行间的言辞乖巧可爱,出起手来可是一点都不留情,蓝溪阁很快以摧枯拉朽之势锁定了战局,喻文州放出一个死亡之门锁住一处防御空缺,配色昏暗的死亡之手从门内呼啸而出着缠住了一支试图绕后偷袭的小队。Boss的血量很快下降至刺眼的10%,喻文州敲了个1下去示意蓝溪阁的诸位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调整移动。

王杰希进门的时候月光正悄无声息的爬进窗台,窝在书房里打游戏的人没有开灯,屏幕映出的蓝光散在青年服帖柔顺的发丝上,窗台上的月光清冷凌冽,落在装饰用的Q版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的玩偶周边上却像是化成了水,两个精致可爱的大头布偶互相挨着脑袋,平白添了几分二人平日里亲昵腻歪的意趣。

他伸手轻轻弹了弹那人的耳机外壳,战局早已结束,正好脾气地与不肯睡觉的小姑娘们唠嗑的人愣了愣,单手摘下耳机回头对上了他的视线,目光如水。猝不及防对视了一下倒是很快地反应了过来,那对柔和的眉眼里兜满了笑意,柔声对他说了一句,你回来了呀。

 

可爱。

 

王杰希没忍住,低头在他眉心落下一吻,顺势将手中的物品放在了电脑屏幕前。喻文州闻到他口中的淡淡的酒味,“你喝酒了?”喻文州抬头看他,他今天出门跟联盟在国外推广的合作商应酬,兹事体大,陪他们参观了一圈联盟总部和B市本部的比赛场馆,就连本市的豪门战队微草都被拿出来显摆了一番。饭桌上也就开始几分钟推杯换盏互相敬了几句,其他时候双方都是抓紧时间唇枪舌剑地互相了解试探着的。王杰希作为主事人几乎全程陪同,更别凡事都护着手下部门里的小年轻亲力亲为了。

王杰希松了松领带,正装外套随手挂在椅背上:“喝了一点,有味道的话,我先去洗澡。”喻文州点点头,却没有移开视线定定地看着他。王杰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别过了脑袋,喻文州借着晦暗的光线看不真切,但确乎有一抹轻红飘上了那人的耳根。王杰希压低了声调,道了声,路过花店还在营业,随手买的。抬手指了指他进门时放在桌上的东西,三支玫瑰:两朵红袖、一支红玫。

 

时针不知何时已经越过了零点的分界线,不知疲倦地走着循环一致的路程。

就连拾人牙慧引用一句情话收尾都做不到,可能是没用了。

评论(3)
热度(40)